Jcat

关于我

萌主/关爱糙汉协会/命长就是任性/明骚暗撩王天疯【都是我】
画图常用名Jcat
然而最近大爱台风嘤嘤嘤!老师我要污你!!
第一本命SBS~【这一对能走过20多年不是没 道理的】
第二本命FRF~【他们能相遇真是太好惹】
第三本命台风!【老师!你是我一辈子的老师!!QAQ】
第四本命TET【一起加入老年精灵登山协会吧!】

清慕:

两年了,我在这,你还在吗?

不错好脑洞

未矣:

【安姐x摊牌】
一个奇怪的脑洞。【虽然很奇怪,但是是糖,是糖,是糖(重要的事说三遍😂)这个梗本来想画出来的,然而画了一点太晚了就坑了(大概?)】
某天,伊露维塔在看了大逃杀后突然来了兴致,于是举办了中土第一届大逃杀比赛,规定两人一组,目标杀掉其他所有CP组,胜者可随意向他提出一个要求或愿望,维拉不参与比赛,一共挑选出10组选手。
虽然大众对伊露维塔的恶趣味十分不满,但是还是无奈参与进了比赛,尽管比赛内容很蛋疼,但是奖励倒也可观。
按照中土CP观,凯勒布理鹏和安纳塔分到了一组。
意料之中,没有过多惊讶。凯勒布理鹏虽然不想再和索伦有过多接触,但是规则既是如此,再不情愿也没用。
同样参加到比赛中的还有费诺一家子,以及二、三家族。
这就让凯勒布理鹏很蛋疼了,虽然他们家是挑起过亲族残杀没错,但是那也是因着特殊原因,他要怎么去杀这些熟悉的亲人啊喂!这游戏是不是太坑了点!
当然,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凯勒布理鹏很久。
安纳塔解决了一切。
当安纳塔干掉了最后一组选手后,凯勒布理鹏真的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愤怒。
算了,不过是游戏。他这样想。
然而,就在游戏本该结束的时候,空中幽幽传来了伊露维塔的声音。
——首先恭喜你们赢了其他所有队伍,不过游戏还剩最后一个环节需要你们2人去完成。胜者只能有一个,所以,现在开始,队友转变为敌人,最终活下来的赢得比赛。
回荡在森林间的余音散尽,凯勒布理鹏只觉得有千万只草泥狼从脑中奔过。
看了看此时径直站在自己对面的安纳塔,很巧,他也在看着自己。
连挣扎都懒得了。他决定直接等安纳塔过来杀他。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知两人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多久,直到一道带着温度的红光从眼前喷洒而过,游戏结束了。
——我宣布,
伊露维塔的声音再次响起
——凯勒布理鹏,获胜。
嗯,是的,安纳塔自杀了。

——————2天后分割线——————

有多少年没和安纳塔像现在这样坐在树荫下,平静的喝着果茶了?

经过一番回想,凯勒布理鹏突然意识到,他竟已记不清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他来找他不过是想问个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也并不重要,但是他还是想要知道答案。

——为什么不杀我?

安纳塔喝了口茶,似乎早已知晓他的疑问。

——为什么啊…

他顿了一下,似在思索。

接着,没有多大起伏的声音就好像在百年前那样,包裹在风中,从凯勒布理鹏的发间穿梭而过,温柔的落进耳底。

——大概是因为,同一个错误,不想再犯第二次了吧。

凯勒布理鹏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惊讶,却又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所以说为什么无论是问题还是答案其实都并不重要

因为啊

谎话能说得跟真的一样,也就只有你安纳塔了。

当年魔戒里索伦要是这样出镜而不是一身抖s的黑暗魔君的盔甲模式,估计魔戒的颜控粉比例会大改😂😂😂

一个靠套路和颜值勾搭上中土第一技术宅男精的boss。

这么说起来,魔戒三部曲其实是一个传奇等级装备被好友盗号于是不顾一切追回的故事啊……惨剧。(摇头)

未矣:

安姐这颜够我舔半年QAQ

好东西啊

Dei~:

当时本子出完之后,一直忘了放这几篇文的资源,一眨眼过去快2年了,可怕。


大毛那个号被LOF封了,三次申解都被驳回,救都救不回来emmmmmm


所以开个小号放个下载纪念一下吧XDDD




【台风】半醒半睡txt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8Pzs7o 密码:oih7


【台风】听说我们学校有鬼/番外 你说这间房有鬼txt    链接:http://pan.baidu.com/s/1pKLJvSn 密码:yhiw


【双毒】旧欢如梦+番外1-4 doc:链接:http://pan.baidu.com/s/1kULR22V 密码:9j1v





再次上内封表达对@朝夜太太的爱呜呜呜呜呜,在哪个圈我都爱你(づ ̄3 ̄)づ╭❤~

尚漫家仓仓:

大家好,这里是尚漫家的仓仓~新开lof,请多关照。今天先发个预告——由《伪装者》原作/剧本作者 张勇老师监制,漫画作者 蚕蚕老师绘制的《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原名:《伪装者:乐土》)正式在lof开载。一周双更,逢周六、周日更新,欢迎关注哦!

伪装者前传:巴黎往事
原作/监制:张勇

脚本:默媛静、默默Liana

绘制:蚕蚕

助理:NEKOHOO

出品:尚漫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第11话(张勇/蚕蚕)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第10话(张勇/蚕蚕)

老师一出来就血雨腥风系列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09话(张勇/蚕蚕)

台花可爱死了!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08话(张勇/蚕蚕)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07话(张勇/蚕蚕)
lof每周六、日更新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06话(张勇/蚕蚕)

看100集都看不够系列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05(张勇/蚕蚕)

觉得巴黎往事就是他们最幸福的时代///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04话(张勇/蚕蚕)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前传:巴黎往事03话(张勇/蚕蚕)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02话(张勇/蚕蚕)

我疯了!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01话(张勇/蚕蚕)

啊啊啊啊啊啊啊!!!买买买!

尚漫家仓仓:

伪装者官方前传:巴黎往事第12话(张勇/蚕蚕)

终于在加班结束的夜晚抽空整理了一下被lof河蟹的东东,没想到我这种泥石流居然就个位数被那什么,然后里面居然就3个真的涉及了开车的东西,哎呀~难道是平常做惯了坏事。。。。特别懂得遮羞布的道理吗//////


以及剩下的4个是什么风景照啦....缅怀老王啦....花痴东哥的玩野....我就不恢复了囧TZ

标签:台风

这是 @白兔喜欢小胡子 亲的那篇神萌的【明家喵记】的授权番外。

因为作者说她的节操不让她写猫片【怀疑脸】,于是我跟作者一言不合就开起了小火车。大家有兴趣去看正文啊,可萌了///

放个正文地址:http://mumomorabit.lofter.com/post/3748ee_a9b5730


哈哈哈当时没被河蟹的猫片没想到在2年后。。。恩。。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系列囧....于是机智的上链接

http://wx4.sinaimg.cn/mw690/005Dz1uBgy1fkuuf7tc4mj30c81j9dhy.jpg

【试着恢复被和谐河蟹的东东第三弹】


不知道哪里被那什么了其实完全没有那什么然而也被河蟹了于是机智如我全部链接了喵

http://wx2.sinaimg.cn/mw690/005Dz1uBgy1fkuu96iy8lj30c82l0mzu.jpg

试试恢复被河蟹的东东第二弹【反正就是想肏老王】


这是跟污妖王 @乌断 说好的老王18肏系列的第一张。

至于带着手表的人是明台还是木娄..........


我说是我你信吗?!


停车场

http://ww1.sinaimg.cn/mw690/005Dz1uBgw1falx4y6iz0j30zk0nmgsf.jpg


试试恢复被和谐系列1【埋xion老王梗】


这是跟污妖王 @乌断 说好的老王18肏♂系列的第三张。


说好的ru交老师。


至于那根香肠是谁的。小明还是大明。这不重要【喂!】【其实是我你们信吗?!】


然而画完觉得老师,你绝对是教坏学生的典范。【啊啊啊老师教我啊!!!】


我们的目标是。搞♂事情!搞♂老王!~


机智的我,截图放出。打马都省了~上校车打卡欧骚年们~~

http://ww3.sinaimg.cn/mw690/005Dz1uBgw1fb3fdu7hjdj318g0xcwp5.jpg


【只是想埋xion的老司机发动了起来~】


挖槽😂

标签:台风

小明黑化版的绝地au哎哎哎

蘋果麵包:

黑化/ooc


只有一點肉沫的試寫


隨時刪

明曼丽:

为什么民国时期的名字好像都特别好听?
相关问题:名字好听,是种怎样的体验?
45条评论 分享 邀请回答 举报


488个回答
正秋冬
1400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
民国时期的名字并不特殊,民国时期战乱频仍,许多普通民众都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战火带来了贫困,以及文盲率的飙升——自顾不暇且身为文盲的父母,是很难给子女起一个惊艳的名字的,不信你可以查询一下当时的阵亡将士名单,普通战士的名字有许多都和好听完全搭不上边。
但是为什么题主有这样的印象,我想是因为,能为后人所熟知的民国时期人物,多半出自当时的上流社会,通常这些人的父母、祖父母都很有文化,而且即使他们的名字并不出挑,当时特殊的历史时期也造成许多人一生为自己改过许多名字,这些名字往往颇有深意。
以我来说,我的外祖父就出生在民国时期。他还是婴儿时父母就牺牲了,他被父母的朋友家收养之后就更名改姓了——但他当时的名字我也不太清楚。再后来他也从事地下工作,在转移当中为了隐蔽,改名为崔中石。中石的意思,据他说是中流砥柱的意思。当时形势紧张,国家危在旦夕,他个人也历尽波折几乎丧命,爱人牺牲,家人离散,取这个名字是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下去,为了胜利与解放而努力。
建国后重新登记户籍,他的名字又登记为崔黎明,他说是为了纪念,但我们不知道具体是纪念什么。


==


今天晚饭时去探望外祖父,和他说起这个问题。他说那个年代,国家都在危亡旦夕了,哪那么多的心思在名字上。后来他又说,应该是天风这个名字比较好吧,海雨天风。我问,是疾风骤雨的意思?海雨天风这个词有一段时间常在歌词里出现,往往是歌颂发展迅猛的社会变革一类的意思。
他摇摇头说,莺花翰林千首,彩毫飞、海雨天风。凤池上,又相思,春夜梦中。
我想,那个叫“天风”的,可能是他的爱人吧。


82条评论        切换为时间排序


老谭深算        1分钟前


请帮忙问一下,您的外祖父以前是不是姓明?是的话请回复!他的大哥二哥还在!我们一直在找他!

标签:台风

当年就好喜欢,再看又品出新滋味。转一下没事就拿出来看看_(:_ 」∠)_

师兄麦走:

打是疼骂是爱,跟你客气是见外


 


 


明台是在某个雨天被捡到的。


打伞的男人居高临下俯视了挡路的纸壳一会儿,抬腿就从他脑袋上迈过去了。


明台忍不住忿忿,这个人如果一米八那他怎么也要长到一八五,凡事压他一头才行。


等了好久再没第二个人出现,冷水灌进来,冻得他浑身发抖,忍不住嚎了一声。


那个从他头上跨过的男人又回来了,撑着伞,脸上是即使他吐着舌头拼命把尾巴摇成雨刷也不能撼动的冷硬表情。


这人心可真够狠的。


明台努力让自己矜持一些,摆动几下尾巴就警惕的看着对方。


那人皱着眉用沾了泥巴的拐杖拨弄他脖颈上的精致项圈和格格不入的粗糙麻绳。


“倒是机灵,找不着家了?”


明台看他一眼,对方那双圆眼睛里是猫一样的精明算计。


“要跟我走吗?”


不喜欢还带回家,当我傻啊。


那人见他一副冷淡的形态,倒是笑了。


冰融雪消的模样。


明台嗅了嗅,忽然不太确定舔这个人会不会被揍。


没等他伸舌头就被拎了起来,男人杵着拐棍慢吞吞挪到房檐下,找了些破布垫着,给他做了个简易的窝。


“机灵些,被发现了我可救不了你。”


明台用鼻子喷出些混杂了不屑的感谢。


大门那儿传来声狗吠,明台撩起眼皮,只见一只大黄狗在铁门外对着这边傻啦吧唧的猛晃着尾巴。


谁要和你这个傻蛋玩。


他这次表错了情,那个不喜欢狗的人和那只猛晃尾巴的狗才是是一路,仿佛见到对方眼里就没别的了,他很快就被置之不理。男人缓步走向等着他的狗,没等靠近立刻被扑了个满怀,但也不见着恼,只是以某种费劲的方式给那只狗擦去身上的凉水。因为瘸了而显得笨拙,大黄狗抖动皮毛的动作也一点不好看。


明台看着一人一狗好一会儿,最后仍是直起身跟在他们后边。


 


王天风带着郭骑云回到家那会儿,于曼丽正蜷着打瞌睡。


她不学郭骑云,狗迎主人回家是美谈。她睡觉就好了。


何况睡觉是普天下最顶饿的东西。


王天风把饭菜热了,正要扒拉到地上的两个搪瓷碗里,就听见了刨门声。


门外站着湿漉漉的明台,黑黝黝的眼睛里藏着害怕和委屈。


他大约叹口气,刚把门拉大条缝,明台就刺溜窜了进来。


找了只蒙灰的茶缸,冲洗了一下也往里面装了些饭菜。


明台抽动鼻子,没吃。


他抬头看看王天风,王天风眼不离桌面的细嚼慢咽,并不搭理他。


他走过去咬住王天风一只袖子。


王天风看也不看他。


“放开。”


明台一时被声音里的阴冷震慑。


“我再说一遍,放开。”


他从来都是被别人捧着顺着的,他不怕他。


王天风甩了他一耳光。


明台被抽愣了。


回过神当场张开嘴就想咬人,王天风当然没被咬到,明台结结实实吃了一顿棍子。


他趴在冷透的饭菜前面,转脸看看郭骑云和于曼丽,他们已经吃完,正舔着嘴对他面前的茶缸虎视眈眈。


此地堪比虎穴狼窝。


他不再多想,低头风卷残云。


王天风安排他到于曼丽那儿挤一宿。


于曼丽起初当然是拒绝的,明台靠近的刹时就冲着他鼻子挠了一下。


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的,我早揍你了。


你大可以试试看。


明台是有家教的绅士,除非遇上敌人,他不对雌性动手。


既然武力解决不符合他的身份,于曼丽又长得很符合他以往讨好的女孩子的标准,怀柔也行。


这个给你。


他翻出一只旧网球,用鼻子拱到于曼丽面前。


哪儿来的?


管那么多做什么,又没人会和你抢。


贿赂起了作用,于曼丽这姑娘向来实际,大方的让出个角落,将注意力投入到那颗球上了。


 


王天风总是冷淡且不苟言笑。除了吃饭睡觉照顾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对着书本,法文、拉丁文、德文,每一本扉页都有风流的花体字,这些书明台的大哥也看。


只要发现明台在打量,王天风就冲他露出无法解读的表情,眼睛里的狡黠多少有些不怀好意。


“骑云也吃狗肉的。”


明台吓得一个哆嗦。


一人一猫一狗塞在小房间里确实太挤了,眼下又多出个明台。郭骑云有时候打个滚都会压到于曼丽的尾巴,于是总被那姑娘呲牙咧嘴的追打,家里猫飞狗跳。


这时候王天风居然也由他们闹,眼角眉梢多了些畅快和活气。


明台不大和他们混在一块,吃饭的时候露个脸,其他时候就在角落里蹲着。王天风从不赶他,吃食也总会留出他的一份,但不给他做窝。


郭骑云有纸板睡,就放置在王天风的铁床下面。


于曼丽有碎布窝,靠近煤堆。


王天风是打定心思不让自己久留的。


他与其说是养宠物,不如说是招租。


不过这些租客不给钱,只会留下吃喝拉撒睡的摊子让他收拾。


要有一天郭骑云跑了于曼丽跑了他大约都不会伤心,何况自己。


这想法让他每天早上睁眼脑子里计划的全是逃亡。


说逃亡也不对,王天风不上锁,每天都要敞开门,就像是在劝他,想跑就快吧,别犹豫了。


简直是变相的撵他。


明台赌气的决定不走了。


他觉得自己挺讨厌王天风的,他是走是留都显出受拿捏的无奈,换谁被算计都不会舒坦。


可王天风偶尔给他顺顺毛,允许他用湿冷的鼻子叫自己起床,对他露出个不甚分明的温和表情,他就晕头胀脑,把那些不服和讨厌统统忘干净了。


重感情没错,找错对象是要倒霉吃亏的。


明台懂,所以挣扎。


离开又是新的一轮前途未卜,而留下来,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讨好王天风,这人是铜墙铁壁,完全无从收买无从打动。


 


在这个家待了段日子,其间送了于曼丽不少小玩意儿,总算消除了她的敌意。


于曼丽不白拿好处,来来往往也回馈了他不少信息。


比如王天风是个仓库管理员。


比如郭骑云是这个家的第一只宠物。


比如于曼丽本来不住这儿。


王天风也不是她的主人。


于曼丽的主人姓于,是个怪人。捡回病得只剩一口气的流浪猫,照顾好了还给她取个人一样的名字,平时叫她小妹,对她也真是对妹子一样疼。


直到一群嘴里嚷嚷着抄家的小毛孩冲进了屋子。


一切都不同了。


王天风出现的时候她饿得气若游丝,在恶臭的房间里蹲在那个半空中吊着的尸首跟前不肯走。


王天风把人放下来,找了块白毛巾盖在那张遍布伤口的脸上,把她揣在怀里带回了家。


明台,你见过人变成鬼么?


于曼丽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烁幽光。


没见过。


你真幸运。


明台发现于曼丽的一条前腿并不灵活,每每问起,于曼丽都只说被人用烧红的铁棍打的,如果追问为什么被打,她就又变回冷淡的姿态,背过身去舔弄伤腿,舔那道不会好的疤。


 


郭骑云是元老级成员,是个名副其实的狗腿。


每次明台挨了训斥,他都会在旁边装模作样的连连点头,每根狗毛都阐述着极其浓郁的小人气息。就连自己挨训,他也是这个样,要是翻译成人话,无非也就是“领导说的对”。


明台有时候觉得王天风这么有眼力见的一个人,怎么会让郭骑云这样的留在身边。


于曼丽聪明谨慎懒散,又是个姑娘,王天风从不对她动手。


但他和郭骑云不同。


每次犯错,王天风一抬棍子,他就跑出老远,等王天风消了气才回来。王天风追不上,事后被他撒撒娇也就作罢。


偶尔被打着,疼了,他会冲王天风吼,消气之前他不会理睬王天风。


郭骑云却不。


王天风的棍子落下去,他也不躲,硬扛着等王天风揍完。


打得狠了,好长段时间对着王天风都是畏畏缩缩的,可王天风只要摸摸他,便仿佛所有的疼痛委屈全然没发生,不怕死的又凑上去了。


明台怀疑郭骑云早被打傻了。


郭骑云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每天接送王天风上班下班。


待在家里他会像只焦躁的母鸡那样来回踱步,好容易捱到王天风回家,又竖起耳朵警戒,一有风吹草动就从喉咙深处发出咯咯的低吼。


显然没人需要他这么做,这是郭骑云给自己分配的活。


只要他在,有什么生人凑近王天风都会惨遭袭击。


听于曼丽说王天风腿瘸以前他不这样。


怎么瘸的。


噢,那可真不知道。


 


为这事,明台没少试着套郭骑云的话。


郭骑云耿直,但不傻。


总摆出一副我和老师那些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傲慢表情但惜字如金,让明台很是不爽。


每次一点点的线索,也够他拼个大概。


王天风不姓共,新政府成立的宣言如同索命的哀乐。


上线下属死得干净,他人到了乱葬岗本来是要殉国的。


扣板机前听到微弱的叫声,结果捡回一只郭骑云。


到今天没被揪出来,大约有什么厉害人物在拼命保他。


 


王天风脾气虽然坏,但也不会无缘无故动手。


日子不比在家。总吃不饱,睡着了会被冻醒,做错事了要挨骂挨打,可明台觉得很充实。


王天风是用与逗弄宠物完全不同的方法饲养他们。


勇猛、机智、灵敏。


什么人可以接近,什么人不怀好意,都逃不过他的鼻子。


他所有的天赋都被完整地发挥运用。


该学的规矩都学会了,动粗早成了没意义的事。


王天风显然更喜欢他,他是王天风的得意弟子。


他该撒娇该示弱该讨好的时候绝对不手软,又会拿捏分寸,聪明得几乎成精。


做错了事让郭骑云背黑锅也是有的,王天风不是不明白,但也适当的纵容,最大限度地宠他。


郭骑云有时候路过他面前会用鼻子喷气,但也拿他没办法,和明台打架他已经讨不到便宜。


明台觉得很得意。


但他还是摸不透王天风。


他总觉得这种不同寻常的好,是有代价的。


王天风教给他的警醒,是不由意志操控转移的。


直到王天风一连几天都带回罐头,明台坐不住了。


 


夜里,他凑到于曼丽旁边。


曼丽,我总觉得不对劲。


于曼丽在困倦里不耐烦问他,什么不对劲啊?


郭骑云和你还有我……我说不上来。


你要是皮痒就在老师的床上撒尿好了。


我才不去。


那你吵什么鬼。


曼丽你快给我分析分析。


老师打你,是因为进这屋子就必须遵规守矩,你学明白了才懒理会你。


我又不是为挨打烦恼。老师最近对我好得有些太过了,我又没做些什么。


出息。刚才那个牛肉罐头把你吓傻啦?


是有点。


你聪明,机灵,昨天还拿了三只耗子,老师喜欢你才犒赏你。


但今天晚饭郭狗腿都才只得了三片肉,我得了五片。那个小郭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不是不太好?


吃的时候没见你这么多话,于曼丽停了停,最后总结,虚伪。


你有见过老师这么喜欢谁吗?


……夸自己别客气,别省力。


老师不吃狗肉,不是狗贩子,应该不会打什么主意吧。


你的尾巴要把我晃瞎了,停下!


哦!


明台,你冷静听我一句。


你要说什么?


家里人给你夹菜你会道谢吗?


明台愣了。


他半天嗫嚅着挤出句,可是,可是我和你们一样也是老师的家人啊。


于曼丽眼底多了些怜悯。


明台,你和我们不是一路。你是别人的家人。


 


每一只猫大概都是一个隐藏的预言家。


第二天就有车停到了小巷门口。


 


“明台。”


大哥推门进来,跟从前不搭边的瘦和憔悴。他朝王天风点了点头,就蹲下揉明台的脑袋。


“赶快带走。”


“谢谢你。明台可是我姐姐的命。”


“你倒是很重视你姐姐的命啊,随意乱丢乱放。”


“明台的妈妈救过我们姐弟俩……他被人拐走逃出去,躲在你那里,并不是我的安排。”


“这么好一块项圈这么壮一只狗能平安无事在门口搁那么久?你说得对。”


“……这次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事情平息,大姐身体又不好,一直挂念明台,我也不会非从你这儿带走他。”


“强盗主义的举重若轻你学得很好,你们这些资……”王天风说到这里收了口。


两人顿时都是挨了记响亮耳光,疼痛羞耻的神色。


“我不想牵连你。”


“你也牵连不了我。”


明台在他们你来我往的骂战里有些昏头,最后他从明楼怀里挣开,扑过去咬王天风的袖子。


王天风没几件衣服,所以分外爱惜。


往常这样是逃不过一顿揍的。


但今天没有。


王天风丝毫不动,只是吼声:“滚!”


也不知道是冲谁。


“打个电话都要喊主席万岁,这是你要的吗?”


明楼开门的手停住。


“斩不尽杀不绝的贪官污吏,又是你要的吗?”


王天风没回答。


明楼把明台带上车,汽车发动前明台从窗户跳出,他看了眼明楼就头也不回的沿路折返,重新刨开那扇不落锁的门。


王天风背着门坐着,郭骑云把脑袋搁在他膝盖上,于曼丽窝在他怀里。


明台轻手轻脚靠过去,用鼻子拱他冰冷的掌心。


老师。


王天风看着他,面容里被人剜走块血肉的虚弱逐渐转为惊讶。


很快那份惊讶被怒火取代。


他抓起手边的拐杖,而这次明台没有逃。


郭骑云和于曼丽凝睇他们,千言万语又悄然无声。


明台只是看着王天风,湿漉漉的眼睛里藏着委屈不解,仿佛又变回当初那只被雨淋湿皮毛,冷得发抖的弃犬。


拐杖抬起又垂低,如同弯折的杨柳。


王天风眼角是红的,他最后居然摸了摸牠的头,声音极轻极静。


“明台,回家去吧。”


 


 


完。

【又一次太久没更新你们大概都忘记了的】

【上】

http://xiaoxiaosu390.lofter.com/post/1cb8e54f_100e6445

【中】

http://xiaoxiaosu390.lofter.com/post/1cb8e54f_110f1819


【以及都是车只好上停车场的【下】】

http://wx1.sinaimg.cn/mw690/005Dz1uBgy1fkikyjfbuzj30ekcn3x6p.jpg




喵的我总算把绝地au搞完了【虽然也许还有后续然而容我先把苏先生搞完【躺】】

非酋宇航员:

(;´༎ຶД༎ຶ`)🌲帆粮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炅:

CP!

庄恕扬帆.. 

Not sure either the translation works fine or not 😂

Any feedback about translation is welcoming.. plz.. 😭

论如何让暴走的媳妇回复正常的方法_(:3」∠❀)_

转载自:blue017

卧槽哈哈哈哈哈!我是反着的!“老板来份相爱相杀,不放杀”

剁椒鱼头:

是我

© Jcat | Powered by LOFTER